父母不同意你就放弃了吗?(一)

昨天在《独生子女的这么多年——27岁,我们讲和》的最后,跟亲们说到感情遭遇父母的反对和干涉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把自己的一些看法和对策跟亲们分享,纯属个人意见。若是有那种“为父母之命是从”,认为违背父母的意思就是大大的不孝,父母不同意立马就分手的亲们,请自觉点击文章右上角的小叉叉,不用再浪费时间往下看了。
今天跟W君(我父母反对我嫁的那个人)还聊到了这个问题,他说我现在都成这方面的专家了,我呵呵,真的,久病成医四个字绝对是真理。幸而遇上了W君,要不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也是个叛逆的小小孩。跟W君早就达成共识,统一战线,抗争到底。
其实说到底,我父母之所以不同意我跟W君在一起,原因也不复杂,就嫌他企业工作不稳定,另外就是不在一个城市(虽然两个地方相隔不到150公里,且W君不久将会来我的城市与我汇合。)但就这两个原因,我爹妈就一棒子把W君打进了黑名单,不看性格、不看人品,连人也不见就这么全盘否定了,还要我立即跟他分手,答应马上跟别的男人相亲,保证再也不跟他联系,还让我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以防被报复……在我看来,只是谈个恋爱,八字还没一撇,老爸老妈就老泪纵横,就主观臆断,不仅自行脑补出了一出恋爱不成反成仇人的戏码,还威胁我说要是不同意分手他们两个人就杀来济宁监视我,让我失去自由。
前面的文章已经介绍了我原生家庭的情况,专制独裁说啥就是啥的老爸根本不给我沟通的机会,说来也是“知女莫若父”,这次爹妈竟然用了绝招,软下来用近乎祈求的语气流着泪求我,求我分手。吃软不吃硬的我,也只能明着“顺从”,但怎么可能分手呢。我做不到。
好容易碰到了自己爱的也爱自己的人,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我真切的了解自己的感受,放弃W君我会痛苦会伤心,会食不下咽,会绝望。各位知道一个纯吃货为了爱情食不下咽的感觉吗?于是我坚决地做了决定:好啊,你们不是父母大过天吗,我就顺着你们,明着分了,我继续单身就是了,只要给我自由。暗地里,我跟W君的感情却一日比一日加深,日复一日地成长。
亲们,如果你们也遇到了我所遇到的干涉和阻挠,我真的要苦口婆心地劝你们,别轻易放弃你爱的人,别轻易屈从于父母的强权——父母不会陪你一辈子,这一生你只有你自己,所以你开心最重要,既然选择了他,就好好坚持下去,千万不要因外界的力量而妥协。
在“如何拒绝父母干涉自己感情”这件事上,我也算是有血泪经验的人了,以下是我的一些想法和对策。当然部分内容是参考了一篇别人的文章,文章作者和名字已经不记得了,但内容却印象深刻,因为感同身受,共鸣极深。
声明:在我以下的建议和对策里,有个大前提,那就是你要对自己的感情足够坚定,你本人也要足够独立,耳根子足够硬,足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和吐沫星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承受住父母接连不断的进攻,才能抵御各式各样的招数。
我的家庭并不是例外,因为在中国这个传统国度,父母之命自古以来就不可违逆,所以在我家我是从来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的,这也就意味着我的父母是的的确确干涉了我的婚恋自由而不是给我提出意见和建议,换句话说,我只有听从的份,而没有质疑地权利。
遇到父母不同意的感情,给大家的第一个建议就是首先要分清父母到底是“干涉”还是在跟你“表达意见”。这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你带男友回家,父母见完之后,告诉你,他们不大喜欢你男友,原因是1、2、3,这是表达意见。
而像我这种情况,连男友的面都没见过,只是在电话里告诉了我父母男友的工作,父母就勃然大怒,要求我立刻和对方分手,否则不认我这个女儿,否则他们会去找我男友,劝他离开我,否则就怪罪我不孝顺等等,这就是干涉。
对于前者也就是父母表达意见,你可以听,听完认真思考下,父母挑剔的原因,是否也是你在意的?有没有可能父母看到了你没看到的死角和隐患?他们对你男友不满意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真的存在,你是不是也和你父母一样在意?
假设父母要求找男友要有户有房有车,你可以想下你真的需要吗?如果你并不需要对方提供物质安全感,那完全可以把父母这条反对意见当风吹过,之后该干嘛干嘛。
说到这点,我还要跟大家唠叨一下自己的例子。我找男友就觉得物质条件并非重点。车、房、钱我都有,并不需要依靠男人来成就自己,这就是前面声明里的足够独立。我根本不需要男友给我物质上的安全感,因为这安全感我自己完全能给予自己啊。只要人对,足够相爱,足够上进,其他的一切都会有的。
再说回正题,对于后者也就是父母的干涉,你完全有权拒绝。明着不能拒绝(像我那样),暗地里总可以坚持自己的想法吧。
之后,等我的感情稳定后,等我认为我和W君适合走进婚姻的时候,我会向所有人反对的人反驳:“在谈恋爱的是我呀,你不大可能比我更清楚我的需求和感受吧。我和谁在一起,在一起多久是我的私人生活呀,我会自己决定,当然你的意见我也会作为参考。”
如果你发现你的父母就是强力干涉型的(像我父母),那就继续往下看应对方式吧。
你要有独立精神,要清楚你的感情你有权做主,错的不是你,是干涉你的人。
很多人会强调和父母相处中,经济独立的重要性,这当然很重要,仰人鼻息生活,难免不受人左右。但即使经济独立,有了自由的条件,有些子女依然会顺从父母安排过生活,哪怕自己心里并不愿意。这根源就在于精神不独立——他们精神上依然依赖父母,自己的人生需要得到父母的肯定才能继续往下走。
中国父母又往往把孩子当成自身延伸出去的一部分,“你是我的孩子,所以我要对你负责,你要听我的话。”并没有意识到孩子是独立的个体。说到这,我向大家强力推荐电视剧《我的青春谁做主》里面李霹雳的看法:“我不认为一个人的价值,跟钱多少有关系。”以及李霹雳跟她妈妈杨尔关于理想、自我实现等价值观的对话等,在此不赘述,大家自己看一看吧……
当干涉你自由的父母打着“为你好”的旗号指责你,要求你听他们的话来选择伴侣,否则就是不孝时,你不要自我谴责,更不要为此羞愧,你要非常清楚,你本来就有权按自己意愿和喜好选择伴侣。你没有错,不用改。
真要说羞愧、改正的话,应该是无权干涉却非要干涉你的父母。你要做的是在精神上完成和父母的切割,你是你、父母是父母。你要敢于为自己人生做选择去负责,而不是允许父母代替你去生活。你要敢选,要敢认,当然你可能犯错,因为本来失败就是人生的一部分,犯错是成长的必然副产品。
有了这样的心态后,你才不容易被父母情感绑架,你才有底气说“不,我就是不”,你才不会把父母的问题认领为自己的问题。
附:《我的青春谁做主》中的片段节选。
1、(李霹雳和她妈杨尔讨论钱是否重要问题)
李霹雳:我不认为一个人的价值,跟钱多少有关系。
杨尔:我就知道生活的质量跟挣钱多少有关系。
姥姥:你就自以为是吧,你除了挣钱,还有什么本事?
杨尔:现在能赚钱就是最大的本事……
李霹雳:人俩(小姨)感情好,家庭幸福就是比有钱更重要。
杨尔:等缺钱的时候你看她有没有幸福感,你小姨啊就是不求上进的性格,不懂得实现自我价值,哪像我,事业心这么强,这就是燕雀跟鸿鹄的区别。
李霹雳:我从小就觉得小姨家比咱家温馨,家庭气氛特好。
杨尔:那是他们家俩燕雀凑一块儿了,不像咱家我一鸿鹄结果也找一燕雀。
2、第25集
霹雳:在我潜意识里面,有对强权的恐惧,又有得过且过的鸵鸟心态,另一方面,我理想的小火苗这台一闪一闪的不肯熄灭。
霹雳:不是父母认为的理想就是理想,理想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只是没有实现我妈的理想,不代表我的理想就一样没价值。
霹雳:我觉得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自我实现。
3、第26集(杨尔想让自己的女儿霹雳考上自己梦想的学校剑桥,16岁就把霹雳送到英国留学,但是霹雳的梦想是当厨师,所以自己在朋友雷蕾的支持下,开了一个西餐厅,之后杨尔发现了……)
霹雳与杨尔的终极无敌成功定义辩论!
霹雳说:“妈,今天咱俩就当面锣对面鼓掰开了揉碎了好好说巴说巴。”
杨尔:“来就来我还怕跟你说这个?说!”
霹雳:“你觉得什么是成功?”
杨尔:“当然是社会认可了。”
霹雳:“我觉得是自我实现!”
杨尔:“这不矛盾啊。你把自我实现了,同时又获得社会认可,这不两全其美吗?”
霹雳:“你还是追求社会的肯定啊!我要实现的是真正的自我。社会爱认不认。”
杨尔:“社会不肯定你,你怎么获得地位和财富?”
霹雳:“财富和地位是你希望我去争取的。我不想,有没有都无所谓。”
杨尔讽刺:“啊?你优越的生活条件,小小年纪出国留学,学业归来进商界,这是我强加你的?你不稀罕?那你理想是什么啊?当厨子?那是人性,玩闹!那种理想是没有价值的!有含金量的理想就是把自我理想,最大程度的社会化、财富化。”
霹雳反驳:“只要有理想,只有形式的差别没有价值的差异。你觉得这个人没有价值,是因为你把你自己个人的价值观当作标尺去强加于别人。谁有资格评价别人的生活形式和质量。”
杨尔说:“我的价值是大众的……”
霹雳打断:“承认了吧。你是从众的,单一的价值观,是世俗的奴隶,永远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杨尔急:“那你说我活在哪啊?我该活在什么地方啊?”
霹雳:“你,就这样了,改不了了。我并不想被名利所驱使,呕心沥血只是到最后定棺的时候被人注以伟大、著名这一类虚词。我要为自己活,做自己喜欢的事,哪怕到最后没有名利双收,在别人眼里一钱不值。爱谁谁,我就图自己快乐。”
杨尔纳闷:“哎,我怎么把你教育成是金钱如粪土了?风雨彩虹不是失败,是惨败。你本该手把手的被我引向成功,结果你叛逆到虚无主义的道路上去了。”
霹雳说:“纠正一下,我不虚无,我奉行自由主义……”
杨尔打断:“我看就是混混主义!”
霹雳停一下,说:“妈,感激你为我做的这一切,但是感激并不是我希望你为我做这一切。”
杨尔不解:“那你希望我怎么教育你啊?”
霹雳说:“放我条生路,让我走自己的路,不承载你灼灼的梦想,哪怕头破血流,哪怕撞南墙,我也要为自己的成长买单。”
杨尔:“我这不是想把我半生的宝贵经验倾囊传授,想让你少走点弯路吗?”
霹雳:“成长的经验是要靠自己获得的,不是你们强行灌输。如果我们不栽跟头等于没有经验,早晚有一天还是会跌倒的。父母的经验是很宝贵,但是仅供参考。”
杨尔无奈:“真是让你小姨说着了,放着阳关道你不走,非走那独木桥。我们党父母的容易吗,啊?为谁辛苦为谁忙啊?”
霹雳问:“妈,你的生命意义是什么?”
杨尔答:“为你插上翅膀实现理想……”
霹雳不屑:“……你的理想!”
杨尔急:“我的就是你的啊!”
霹雳慢条斯理:“你是你,我是我,两个根本不是一回事。”
杨尔说:“那也是我为你精心设计的!”
霹雳说:“领情,但是你的成就不了我的。为什么非要我去实现你未尝的夙愿呢?”
杨尔:“你是我生命的延续啊,孩子。”
霹雳说:“我18岁以后,你我就该拥有自己各自的生活了,而不是对方生活的目标,而是纯碎的母女亲情,更不是投资与体现投资价值的关系。”
杨尔晕:“你这说着说着怎么跟做生意似的?”
霹雳:“本来就有点那个意思嘛。中国式的教育造就了父母和孩子付出与回报的模式。这是违背了亲情的本质。”
杨尔:“……”
霹雳笑:“妈,我希望你快乐,也希望能成为你的骄傲,但这不是以牺牲自我为前提。妈,你去实现自己的梦吧,去上剑桥,就把我当屁一样放了……”
杨尔愣:“我一奔五的老阿姨去上剑桥?拉倒吧你,去!”
霹雳说:“妈,理想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不要再为我辛苦为我忙了,去寻找自我去吧。”
杨尔瞪眼:“……………………我说不过你我…………我抑郁了…………”
后记:善良不意味着被摆弄。所有逼迫你过上你不希冀的生活的人,都是坏人,无论长得多么慈祥。他们不会为你的未来买单,当有天你需要自己善后他们在你身上犯下的错误,那些人只会把你的痛苦当做最鲜嫩的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