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以为是小罪,其实是重罪,判刑很重的案例?

在一个三、四线小城里,有个女的卖性保健用品被抓了,因为她为了提高销量,会在销售的时候给买的人一些淫秽视频。就这样因为传播淫秽物品谋利罪被抓了,由于她怀孕就被取保候审在外面。有一天突然她灵机一动,觉得现实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事,想通过立功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来减轻刑罚。
于是乎,她去淘宝上找了个卖飞机杯的商家,表示要购买,并询问是否有视频赠送,果不其然商家为了拉动销量,再卖的同时附带送一些淫秽视频。她当即下单购买,并在收到卖家发的淫秽视频后立马向公安举报。
后来公安立案查实此事,发现该商家在贩卖飞机杯同时通过百度云存储并传播淫秽视频500多个。根据刑法及司法解释,该罪立案标准是以盈利为目的传播淫秽视频20个,达到立案标准二十五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同时发现这500多个里面其中包含一些未成年淫乱的视频,属法定加重处罚情形。最终这名商家被判了10年,而那个举报的女的减轻处罚9个月。

禁止转载哈!!!

老妈同学李大叔一儿子,14岁的样子,姑且叫他蛋蛋吧!

蛋蛋属于成绩好不爱说话类型,因为同学之间的吵闹,放学后林某等五人持小木棒对大叔儿子进行了长达10分钟左右的殴打,期间蛋蛋一度求饶并主动上交零花钱30多大洋才逃过一劫。

蛋蛋回家后就告诉了李大叔,李大叔是我们那的基层公务员,位置不高却懂点法,他知道如果按正常来算,虽然已满14周岁却未满18,如果无八类重大罪是不算刑事案件的,聚众斗殴顶天拘留15天再教育。

李大叔做了如下操作:

带蛋蛋去镇医院开证明,虽然是一些皮外伤,但证明的理由是强迫使用暴力行为致伤。

拿着证明去镇派出所立案,并强调蛋蛋是在暴力强迫的情况下被迫交出30大洋而非主动。

然后就是以持械暴力抢劫定性抓人,五个小屁孩火速落案。

期间家属各种赔礼道歉,各种威胁利诱,各种跪地求饶,然大叔丝毫不为所动。

最终,五个14岁的少年因抢劫罪,一个五年,一个三年,三个两年被送往少管所强行管制,家属带着蛋蛋去华西医院做了一次全身体检并赔偿了营养费。
未成年人犯罪是指未成年人实施的犯罪行为。我国《刑法》第17条规定:“已满16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那些被围殴的校园暴力视频,诸位家长不妨换个角度,他拿未成年做挡箭牌,老子就拿八大重罪做大炮。就报抢劫,也不说抢多少,一块两块吧!

老子还就不信了,监狱不关未成年,但明晃晃的少管所还教育不了这帮小屁孩了。

来自网易新闻:
烤串只点一串,25人烧烤店霸座被判6个月到9个月上海宝山的徐先生经营了一家烧烤店。今年4月份,新店开业第一天,就来了一大群客人,坐得满满当当。按理说,来了这么多的客人,应该高兴才对,可是,这群人光是坐着,半天都不点餐,一看事情并不简单,徐先生赶忙报了警。近日,宝山法院审理了此案并作出判决,这霸座不点餐也是在犯罪。事情的起因要从今年2月说起,被告人冯某和张某麟在宝山城区合伙经营了一家名为某门烧烤的 烧烤店。3月份,被害人徐先生也想开一家烧烤店,却被张某麟告知,不得开在宝山城区。于是,徐先生就在月浦镇某地租赁店铺,装修后于4月26日开张试营业,也取名某门烧烤。 得知这一情况后,冯某和张某麟心生芥蒂。民警:“你们什么事请?菜点了吗?店主徐先生:“他们坐在里面,自己的朋友一个也进不来了。”店内人:“我点过了,他们没上(菜)呀。”徐先生新店开业当天,冯某和张某麟就组织魏某等25人来到店里,冯某和张某麟对同行者说,到烧烤店不要动手就坐着,如被害人报警就点一串羊肉串。徐先生意识到遭遇了“软暴力”,立即报了警。而在民警处置期间,一众滋事者这时才开始点餐,并以自己是正常消费为由继续纠缠。宝山法院法官谢斌:“采取占座位,不点菜,或者是很多人只点了一根羊肉串,这样一种很特殊的在饭店里面就餐的方式,干扰被害人正常经营,实际上就是为了打压竞争对手。”宝山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被告人冯某、张某麟为形成非法影响,雇佣、指使多人在公共场所进行滋扰、聚众造势,影响他人正常经营,情节恶劣。最终,冯某、张某麟被判犯寻衅滋事罪,处以有期徒刑9个月;另有13人犯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6至7个月,其余人员另案处理。“兄弟,你咋进来的?”
“我在别人烧烤店里坐了一下午就进来了。”

据媒体报道, 河南一位农民因为无意间采挖 3 株 「野草」 就构成犯罪。
\\n秦某发现其农田附近的山坡上长着类似兰草的 「野草」, 便在干完农活回家时顺手采了 3 株, 被森林民警查获。
\\n经河南林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 秦某非法采伐的兰草系兰属中的蕙兰, 属于国家重点保护植物。
\\n后秦某被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处有期徒刑 3 年, 缓刑 3 年, 并处罚金 3000 元。
\\n据说, 这个判决不仅让秦某的思想受到了极大震动, 也使周边的群众受到了深刻的法治教育。
\\n一段时间以来, 类似判决屡见不鲜。
\\n自从天津老太摆射击摊被控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报道以后, 全国上下又有多起买卖仿真枪以非法买卖枪支罪被判重刑的案件。
\\n根据媒体描述的事实, 这些判决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当事人并不知道涉案的 「野草」、 枪支系法律上珍贵植物、 管制枪支, 但却仍以犯罪论处, 相关判决结论都与一般民众的看法相去甚远。
\\n到底民众的见解具有朴素的正确性, 还是法官的裁决具有法律的正当性呢?
\\n类似问题, 历史上早已有之。
\\n《晏子春秋》 记载: 齐景公爱槐树, 下令官吏派人严加看护, 下达法令, 如有犯槐树者, 处刑; 如果将槐树弄伤, 罪当处死。
\\n有人不知此令, 酒醉后在槐树旁呕吐, 「冒犯」 槐树被抓。
\\n 宰相晏子为此事劝谏景公, 说此人不知道法令, 是无辜的, 「刑杀不辜, 谓之贼」, 是国之大忌。 景公接受晏子的意见, 将此人释放, 并废除伤槐之法。
\\n伤槐一事涉及刑法上的认识错误, 行为人在实施某行为, 并不知行为构成犯罪, 在晏子看来, 就不能治罪, 这其实也是 「不知者无罪」 观念的另一种体现。
\\n然而, 古罗马却有一个古老的法谚, 「任何人不能以不知法而免责」。
\\n传统的刑法理论大多采取古罗马立场, 「不知法不免责」。
\\n其理由在于:
\\n首先, 公民有知法守法的义务, 既然是一种义务, 不知法本身就是不对, 没有尽到一个公民应有的责任, 岂能豁免其责?
\\n其次, 如果允许这种免责理由的存在, 任何人犯罪, 都可能以不知法来狡辩, 法盲犯罪层出不穷, 会给司法机关认定犯罪带来极大困难。
\\n上述论证有很强的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色彩, 更直截了当地道出个中原委的是美国大法官霍姆斯: 「不知法不免责是为了维护公共政策, 因此可以牺牲个体利益。 虽然有些犯罪人的确不知自己触犯法律, 但如果允许这种免责理由, 那将鼓励人们对法律的漠视, 而不是对法律的尊重和坚守。」
\\n这些辩解看似言之凿凿, 但却与人们生活经验相抵触。
\\n如果说公民应当知悉法律, 那法律一经颁布, 就大功告成, 任何人都应无条件服从, 那为什么国家还要大张旗鼓开展法制教育, 普及法律知识?
\\n这不就是害怕人们会出现 「不知法而误犯」 的现象吗? 不要以为只有今天才有 《今日说法》《法治进行时》 等普法节目, 古代君主都非常注意法律的宣教。 明太祖朱元璋在 《大明令》 颁布后, 唯恐 「小民不能周知」, 命令每个郡县都要颁行律令直解, 后来又鉴于 「田野之民, 不知禁令, 往往误犯刑宪」, 于是在各地都设了个申明亭, 凡是辖区内有人犯罪的, 都要把他的过错, 在亭上贴出, 以警世人。
\\n后来颁行 《大明律诰》 时, 朱元璋甚至给每家免费派送一本, 要求臣民熟视为戒。朱元璋之所以如此行为, 很难说不是受到 「不知者不罪」 传统的影响。
\\n要求公民知法守法, 是一种国家主义的立场: 要求治下小民乖乖听话, 无论是否知道, 只要国家颁布法律, 你就有知晓的义务。 有观点甚至认为, 通过对在道德上无辜的人定罪, 就能够促使其他人更好地了解自己所承担的法律义务。
\\n显然, 这和现代刑法所倡导的个人本位立场格格不入, 怎能为了所谓的国家、 社会利益, 就完全牺牲无辜民众的自由? 另外, 人们之所以守法, 更多是因社会习俗、 道德规范的耳濡目染, 不杀人、 不盗窃、 不奸淫, 与其说是法律规定, 还不如说是一种道德教化。
\\n如果说在法律并不发达的古代社会, 要求公民知法守法还有实现的可能性, 那么在现代社会, 如此繁杂多样、 不断变化的法律, 要求公民一一知悉,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即使是法律专业的学生, 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法律条文。
\\n法律所规定的珍贵动物、 植物的种类, 即便专事刑法研究的学者也无法周知。 更何况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多, 一国公民对另一国法律不太熟悉也是常有之事。
\\n对待法律认识错误, 英美法系最初基本上遵循古罗马传统, 但后来有所松动。
\\n1949 年美国马里兰州的霍普金斯案 (Hopkins v. State) 是 「不知法不免责」 的经典案例, 该案曾被广泛引证。
\\n当时, 马里兰州出台法案, 禁止牧师在旅馆、 车站、 码头、 法院等地张贴主持婚礼的广告, 变相攫取钱财, 法律的目的是管束婚姻缔结, 防止重婚的泛滥。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据媒体报道, 河南一位农民因为无意间采挖 3 株 「野草」 就构成犯罪。
\\n秦某发现其农田附近的山坡上长着类似兰草的 「野草」, 便在干完农活回家时顺手采了 3 株, 被森林民警查获。
\\n经河南林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 秦某非法采伐的兰草系兰属中的蕙兰, 属于国家重点保护植物。
\\n后秦某被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处有期徒刑 3 年, 缓刑 3 年, 并处罚金 3000 元。
\\n据说, 这个判决不仅让秦某的思想受到了极大震动, 也使周边的群众受到了深刻的法治教育。
\\n一段时间以来, 类似判决屡见不鲜。
\\n自从天津老太摆射击摊被控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报道以后, 全国上下又有多起买卖仿真枪以非法买卖枪支罪被判重刑的案件。
\\n根据媒体描述的事实, 这些判决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当事人并不知道涉案的 「野草」、 枪支系法律上珍贵植物、 管制枪支, 但却仍以犯罪论处, 相关判决结论都与一般民众的看法相去甚远。
\\n到底民众的见解具有朴素的正确性, 还是法官的裁决具有法律的正当性呢?
\\n类似问题, 历史上早已有之。
\\n《晏子春秋》 记载: 齐景公爱槐树, 下令官吏派人严加看护, 下达法令, 如有犯槐树者, 处刑; 如果将槐树弄伤, 罪当处死。
\\n有人不知此令, 酒醉后在槐树旁呕吐, 「冒犯」 槐树被抓。
\\n 宰相晏子为此事劝谏景公, 说此人不知道法令, 是无辜的, 「刑杀不辜, 谓之贼」, 是国之大忌。 景公接受晏子的意见, 将此人释放, 并废除伤槐之法。
\\n伤槐一事涉及刑法上的认识错误, 行为人在实施某行为, 并不知行为构成犯罪, 在晏子看来, 就不能治罪, 这其实也是 「不知者无罪」 观念的另一种体现。
\\n然而, 古罗马却有一个古老的法谚, 「任何人不能以不知法而免责」。
\\n传统的刑法理论大多采取古罗马立场, 「不知法不免责」。
\\n其理由在于:
\\n首先, 公民有知法守法的义务, 既然是一种义务, 不知法本身就是不对, 没有尽到一个公民应有的责任, 岂能豁免其责?
\\n其次, 如果允许这种免责理由的存在, 任何人犯罪, 都可能以不知法来狡辩, 法盲犯罪层出不穷, 会给司法机关认定犯罪带来极大困难。
\\n上述论证有很强的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色彩, 更直截了当地道出个中原委的是美国大法官霍姆斯: 「不知法不免责是为了维护公共政策, 因此可以牺牲个体利益。 虽然有些犯罪人的确不知自己触犯法律, 但如果允许这种免责理由, 那将鼓励人们对法律的漠视, 而不是对法律的尊重和坚守。」
\\n这些辩解看似言之凿凿, 但却与人们生活经验相抵触。
\\n如果说公民应当知悉法律, 那法律一经颁布, 就大功告成, 任何人都应无条件服从, 那为什么国家还要大张旗鼓开展法制教育, 普及法律知识?
\\n这不就是害怕人们会出现 「不知法而误犯」 的现象吗? 不要以为只有今天才有 《今日说法》《法治进行时》 等普法节目, 古代君主都非常注意法律的宣教。 明太祖朱元璋在 《大明令》 颁布后, 唯恐 「小民不能周知」, 命令每个郡县都要颁行律令直解, 后来又鉴于 「田野之民, 不知禁令, 往往误犯刑宪」, 于是在各地都设了个申明亭, 凡是辖区内有人犯罪的, 都要把他的过错, 在亭上贴出, 以警世人。
\\n后来颁行 《大明律诰》 时, 朱元璋甚至给每家免费派送一本, 要求臣民熟视为戒。朱元璋之所以如此行为, 很难说不是受到 「不知者不罪」 传统的影响。
\\n要求公民知法守法, 是一种国家主义的立场: 要求治下小民乖乖听话, 无论是否知道, 只要国家颁布法律, 你就有知晓的义务。 有观点甚至认为, 通过对在道德上无辜的人定罪, 就能够促使其他人更好地了解自己所承担的法律义务。
\\n显然, 这和现代刑法所倡导的个人本位立场格格不入, 怎能为了所谓的国家、 社会利益, 就完全牺牲无辜民众的自由? 另外, 人们之所以守法, 更多是因社会习俗、 道德规范的耳濡目染, 不杀人、 不盗窃、 不奸淫, 与其说是法律规定, 还不如说是一种道德教化。
\\n如果说在法律并不发达的古代社会, 要求公民知法守法还有实现的可能性, 那么在现代社会, 如此繁杂多样、 不断变化的法律, 要求公民一一知悉,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即使是法律专业的学生, 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法律条文。
\\n法律所规定的珍贵动物、 植物的种类, 即便专事刑法研究的学者也无法周知。 更何况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多, 一国公民对另一国法律不太熟悉也是常有之事。
\\n对待法律认识错误, 英美法系最初基本上遵循古罗马传统, 但后来有所松动。
\\n1949 年美国马里兰州的霍普金斯案 (Hopkins v. State) 是 「不知法不免责」 的经典案例, 该案曾被广泛引证。
\\n当时, 马里兰州出台法案, 禁止牧师在旅馆、 车站、 码头、 法院等地张贴主持婚礼的广告, 变相攫取钱财, 法律的目的是管束婚姻缔结, 防止重婚的泛滥。

简简单单说一个案子,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因为装逼被判刑的。
答主基层派出所小警一枚,某日接到一个警情,报警人是女性,20多岁,与他人发生经济纠纷,双方都在现场,接到警情电话联系确认准确位置后就出发处警了,经了解情况为双方自由恋爱,恋爱期间男方问女方借了3万块钱一直不归还,今天女方来找他第一是要钱,第二是分手。本来我们认为就是普通的经济纠纷而已,因为公安机关不允许插手经济纠纷,就准备登记双方信息后告知报警人去法院起诉,这时候女方非要给我看他们的微信聊天记录,毕竟报警人强烈要求了,我就大眼扫了一下,这一看不打紧,这个男的说他在检察院上班,家庭条件如何如何好,官二代高干子弟,我一想,那得核实一下,结果一核实,检察院就没有这个人,最后双方带回派出所,与法制沟通后以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罪予以刑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