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自认孙大圣 长大方知只是小钻风..的跟班

小时候,电视在农村还是非常稀罕的物件,西游记首播,我和弟弟要经常晚上跑去同村的一户人家看电视,因为他家是开药铺的,有些积蓄,早早地买了一部12寸黑白电视。当时农村隔三差五的停电,正在兴高采烈的看电视剧呢。啪的一声,停电了。大家那个气愤啊,也只能骂骂咧咧的各自回家睡觉去了。
后来他家就买了一个电瓶,单一为停电时看电视使用,这下子村里人有了想看的电视剧就早早的去他家坐着,他们家里的小板凳不够用了,村民就自带小板凳去他们家院子里。有那种看露天电影的感觉。闹哄哄的,屏幕也只有12寸,但是大家看的那叫一个认真。两集间插播广告的时刻,大家赶紧上厕所,或者吐沫星子横飞的激烈的争论着剧情,或者主人公的喜怒哀乐。
当然,对于才10岁左右的我,最喜欢看的电视剧当然是 西游记。看着大圣学成归来,上天入地,闹龙宫,耍阎罗,在玉皇大帝面前仍然无拘无束,不当弼马温,要做齐天大圣。后来吃蟠桃,偷金丹,大闹天宫。及后来被如来压在五行山下,又接了保护唐僧取经的活。一路降龙伏虎,斩妖除魔。那叫一个痛快。都不自觉的把自己代入了孙大圣。为他的开心而高兴,为他的被压五行山流泪难过。为他被唐僧冤枉而痛骂唐僧迂腐,为他终于到达西天交差而开心。
但是因为一共也25集,故事很快结束了。接下来我记得放的是《几度夕阳红》。但是我就是不相信西游记已经放完了,还眼巴巴的每天去人家家里等着看《西游记》。直到大人们再三给我说已经播完了,才无奈的相信,我心目中的英雄,孙大圣的故事暂时看不到了,为此很是难过了一阵子。
后来自己家里也买了电视,因为我们家没有电瓶,如果有想看的电视剧,没电的时候还是要到人家家去看。父母为了不耽误我的学习,晚上不让我和弟弟出门,我们就等晚上父母睡着了。下着大雨,把大门偷偷别开,也要去看自己喜欢看的电视剧。
接下来的九十年代是武侠片的时代。我记得第一部在自己家里看的电视剧是《绝代双骄》。看了就和弟弟扮演小鱼儿和花无缺。但是这时候也有些片子也实在是粗制滥造。记得有部片子叫《冷月孤星剑》,主人公是司马长风和白秋霜,还有什么小诸葛啥的。期间断电过几集,父母又不让出去看,心里那个渴望啊。但是工作后又找来过网上的片源看过。觉得就实在不能忍受,果断弃剧。
另一个有印象的《金剑雕翎》,也是只是断断续续的在黑白电视机上看过几集而已。而记了好久,工作之后,还单一上网找到片源,看了一遍。觉得这故事的逻辑漏洞也太大了。但是对于当年的自己,就是那么的甘之如饴。
这些片子和后来看的电影里面,最喜欢的一首诗是《笑傲江湖》里面的 江湖行:
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
不胜人生一场醉
当时那个年轻气盛啊。觉得这写的不就是我吗?太TMD给力了。从小学开始,到大学毕业,时不时的做着超级英雄,超级武侠的梦。幻想着自己是超级英雄,可是及时出现,帮助被欺负的同学或者故事里的主角。幻想着自己可以突然发一笔财,让家人都过上幸福无忧的生活,亲戚们对我们家另眼相看。想象着自己是 神雕侠侣 里的另一个隐藏的高手,可以在郭芙砍杨过胳膊的时候救下杨过,或者事后狠狠的羞辱郭芙一番,也可以顺便讽刺一下已经为人母,俗不可耐的黄蓉。
那真是一个,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的年纪。对写出这首词的作者,也照样粪土不误。觉得TZ(Tai Zu)真是土包子一个,竟然会在坐天下之后昏招迭出,弄得民不聊生。觉得如果我是TZ,要做的比TZ好太多了。大学同学之间讨论的昏天黑地,你说TZ这首词那个字用的不工整押韵,他说TZ某个决定实在是昏招,如果是他,一定要作的如何如何的完美。
但是于我而言,齐天大圣·美猴王·弼马温·斗战胜佛·孙行者·孙悟空 才是我心目中的完美英雄。尤其是后来经过周星驰《大话西游》,今何在《悟空传》改编过的更有人性的更丰满的孙悟空形象。因为这是一个神话人物,没有给历史的,现实的人带来过什么伤害。最喜欢他无拘无束自由个性,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敢,和嫉恶如仇的善良之心。
但是,我终于长大了,毕业了,工作了。工作了不少年头之后,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孙大圣,如果在西游世界里,自己至多不过是狮驼岭那个唱着《大王让我来巡山》的巡山小妖 小钻风。。。的跟班。孙大圣可以无拘无束,无所畏惧,那是他真有降龙伏虎,斩妖除魔的本事啊,他手里有可大可小,可长可短的一万三千六百斤的如意金箍棒啊。
长大之后,才知道,写出“粪土当年万户侯”类似诗篇的人肯定如过江之鲫,成千上万,但是真正流传下来的,就那么几个人而已,如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项羽的“彼可取而代之也”等寥寥几人。他们都是不仅这样子想,而且把事情做成,或者即将做成的人中龙凤。是“屌丝逆袭,作霸道总裁,赢取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真实案例,是中国历史上“白手起家,而取天下”的几亿分之三的三人中的一个。
长大之后,虽然文学电影的载体,主题都有所变化,但是,我们看着一帮帮的小年轻,看着一篇篇的汤姆苏,玛丽苏的种马文而嗤之以鼻,觉得不可救药。但是,这不就是当年的我们么。
长大之后,才知道TZ这种不仅有理想,而且能够把事情做成的人,才是真本事。无论你干什么工作,能够把事情做成,能够解决问题,永远是核心竞争力。为政可以团结尽可能多的人,让百姓生活富足;为军则可以计谋百出,百战百胜。做科研就可以发SCI;作公司就可以占领市场,财源滚滚。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人的核心竞争力:把事作成,解决问题。
看TZ的上位过程,从秋收起义开始带军队,展露自己的军事天赋;作为对比,当时的南昌起义的军队底子更厚,却在五号的带领下差点全军覆没。然后井冈山会师站稳脚跟,连续打赢反围剿。后来被王明博古闲置之后军队情况就是每况愈下,遵义会议之后再次带军立马咸鱼翻身,最后把对手赶到海对面小岛上。所以这个上位的过程也是展示自己才能的过程。他的威望来自于他把事情做成的才能。
我们这种低层公司职工,企 事业单位办事员,政府低层的政策执行者,搞政治斗争都次次落败,不搞政治斗争则没人鸟你;想创个副业吧,也是举步维艰,心惊胆战;留点家底想发点财吧,买彩票次次不中,买股票亏你个底朝天。
回到家里,老婆/老公就会给你说,那个谁谁谁,今年又提了一级,工资增长了多少;那个某某某的孩子,考上了私立中学,名牌大学;那个某某某,连大学都没有上,现在已经是贸易公司老总了。说的你一愣一愣的,噎的你说出话来。一天之中,最放松的时刻,是开车进了小区,要打开车门回家的那一刻宁静。没有人催促,没有人责骂,也不用看孩子的成绩单责骂孩子。默默的坐在车里,因为你知道,打开车门又要面对这个不如意的世界。
就这水平,还想做孙大圣?撑死了也就是狮驼岭跟在小钻风后面巡山的无名小妖吧。想当个小钻风而不可得。
但是,话说回来,人长大了,就知道另一个接近无限正确的真理:
风险==收益 (==表示恒等于)
虽然我们位卑言轻,可是我们责任也小啊。孙大圣攻破一个山头,首害是必然被惩处的,小钻风之类的小头目,或者我们这种小头目下的小喽啰,大圣的火眼金睛未必会看一眼。就好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再去寻找下一个狮驼岭吗。股市转熊,大资金很难很快撤出,但是小散户大不了咬咬牙,爷认赔,不玩了还不行吗。
但话说回来,虽然是一个小人物,也要做一个有所准备的小人物,不能因为自己位卑言轻就自我放弃。要有所准备,万一走到了风口,成了那只被风吹上天的猪呢。万一大王被孙大圣打的人手紧缺,让自己作小钻风甚至总钻风呢。对吧,人活在世上,还是要有梦想的,否则不是真成了一头只顾吃了睡,睡了吃的猪了吗。
最不济,一直到了头发花白,眼睛昏花,将要入土之际,如果还是一个小钻风的跟班的话,也可以附庸风雅,学着吟唱吟唱三国演义的片头曲,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虽然你们是英雄,可是你们这些大英雄们能阻止这些白发渔樵们来笑谈你们的得失成败吗?而且有可能,还可以吹吹牛,我这个小钻风的跟班,还真的见过那个头戴凤翅紫金冠,身披黄金锁子甲,脚蹬藕丝步云履,手拿如意金箍棒的孙大圣呢。这牛,可以吹一辈子了。
写于公元二零一八年戊戌年处暑之夜,聊以自嘲,各位看官请勿自行代入